富婆花60万整容被注假药 为治后遗症再被骗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时间:2018-01-06

额头、眉骨每天又痒又痛,难受到想用刀挖”,42岁的陈晓丽(化名)指着自己的脸,面现痛楚:“不吃安眠药,睡不着觉,有时想到自杀。”

一次稀里糊涂的整容,留给陈晓丽的是无穷后患。因为丈夫被绑票撕票,她对“克夫相”耿耿于怀,在美丽与提升运气的诱惑下,她先后多次注射药剂、7次修补处理,花费60多万元。不久前,为她整容的美容院说她被丈夫鬼魂缠身,请来大师为陈晓丽做“法事”,并对其进行舌下放血等“治疗”,致使陈晓丽失血晕倒。

“患者脸上注射的不明物体引发了严重后遗症”,15日,广东武警医院专家告诉记者,患者还有重度抑郁障碍。

日前,来自佛山顺德的陈晓丽在广东武警医院修复中心病房里,向记者讲述了一场整容骗局带给自己的痛苦。

美容院说面相克夫 花60多万整容失败

陈晓丽说,自己曾有一个美满的家庭,夫妻俩做生意,还有一对乖巧的儿女。

“自小我妈妈就不喜欢我,常说我这个女儿克她,可她现在生活得很好”,陈晓丽说,妈妈的说法让她内心很痛苦,也使她变得极为争强好胜。她说,妈妈重男轻女,让自己吃了不少苦头,初中毕业在广州打工当保姆还是好心人供自己上的卫校。婚后,她与丈夫一起做五金、服装生意,买卖从广东做到了国外。

陈晓丽说,1998年,丈夫被人绑票,几经周折,在交付了赎金后仍遭撕票。丈夫死于非命,14年来陈晓丽一直觉得是自己当年的报警害死了丈夫,自己是“克夫”的命。如今,虽然儿女都长大成人,建议她寻找自己的幸福,但她却迟迟不敢,“心里很痛苦,也不愿跟别人说”。

一人独撑一个家后,陈晓丽经营丈夫留下来的生意,10年后成了亿万富婆。不料,祸不单行。2009年,一场大火将工厂货仓付之一炬,她一夜几近破产。深受打击的陈晓丽从头再来,生意又慢慢做起来,个人生活却未见起色。后来,在子女和朋友的劝说下,陈晓丽将生意转手,“想着对自己好点,享受一下生活”。

2011年11月23日,陈晓丽到平时常去的“××美”美容院美肤。“美容院就在我家楼下,我在这里做美容多年了,前后花了20多万元”,陈晓丽说,一个熟识的美容师不停地对她说“×美人”的整容效果好,做了青春靓丽,还说她面相克夫,尤其是鼻子,要整一整。美容师的话击中了陈晓丽埋藏14年的“心结”,于是她便听从了美容院“专家级大师”改变面相就是改变命运的游说。

当天,陈晓丽被带到一家宾馆进行注射整容。“说是台湾来的专家,打完针就走了,我想这么多年的邻居不会骗我吧”,陈晓丽说,美容“专家”在她的眉间、眉弓、鼻子、下巴、面颊等部位注射了大量不明物体。这些人有没有手术资质?使用的药物是否国家许可的?美容注射为什么要在宾馆进行,而不是在医院或美容院?陈晓丽说,这些她都不知道,也没人告诉她,她也没怀疑。

“一周后,感觉脸部开始发热、痒、肿胀,接着症状越来越厉害”,感觉到不对劲的陈晓丽找到美容院询问,“她们说是正常反应,过段时间就会好,还说我注射的剂量不够,脸部憔悴、皱纹明显”,经不住美丽的诱惑和游说,陈晓丽再次注射了不明物体。“次是156000元,第二次是406000元”,陈晓丽说,她先后5次向该美容院支付了60多万元的费用,后来追了两个多月,才讨到一张盖有美容院章的收据。

后遗症缠身 驱“鬼”放血再次被骗

再次注射,没有带来传说中的治病整容的效果,反而加重了陈晓丽的痛苦。

说话间,陈晓丽拿出药膏涂抹额头部位,“疼得厉害,只好用药膏缓解一下”。由于长期被不明注射物折磨,陈女士目前面容僵硬,按她的话说,见人都不会笑了,肿胀、痒痛感如影随形。

“吃安眠药都睡不踏实”,陈晓丽向记者展示整容前的相片,看上去端庄、乐观、富态,“一年不到我就瘦了8斤,头发都掉了很多”。陈晓丽的女儿说,母亲疼起来的时候满床打滚。

这时,陈晓丽已怀疑自己被骗,开始四处求医。2012年5月25日,陈晓丽到广东省人民医院求医,CT诊断双颊皮下瘢痕组织可能性大。在广州某三甲医院,她想办法找到了一位著名整形美容专家,“他说这些问题都是美容院引起的,我们没有办法,你还是找他们去,我当时都灰心了”。

注射两次后,“×美人”每两个月会回访一次,开始是整容的人一起,后来时间不提前通知、也没有固定场所了,“广州、深圳、佛山、杭州都去过,都是在酒店或别墅等临时的地方”。陈晓丽说,她整容后的症状美容院也清楚,每次都派人陪她处理症状。

2012年6月26日,在“××美”美容院的协调下,陈晓丽在杭州一家美容院里注射了据说可以缓解她症状的药品。结果导致月经严重紊乱,但由于该药能让她“舒服上几天”,陈晓丽在2012年的10月、12月,以及次年的1月多次注射该药品。但直到现在,她也说不清楚,自己注射的究竟是什么药。

按陈晓丽的说法,去年为她注射的美容院就曾表示愿意退钱给她,“没说退多少,现在想的是怎么治好,很想回到从前的样子,根本不想要钱”。

几家大医院的医生都不愿接治,无奈之下,陈晓丽又找回美容院,身心巨大的痛苦和绝望心情让她越来越迷信解除她痛苦的捷径。3月18日,陈晓丽到广州“××美”美容院美容时,驻院“专家”说她整容失败备受折磨并不是美容院和药品的问题,而是“清明节”快来了,被丈夫的鬼魂缠身了,必须驱走鬼魂,提升运气。在美容院的怂恿下,陈晓丽到广州一家宾馆请人作法驱鬼,美容院专门请来大师为她进行舌下放血,断断续续折腾了几个小时,在做“法事”过程中,陈晓丽因失血过多还晕了过去,在宾馆住了两天才回家。“做‘法事’前,对方明明说不要钱,但美容院的人说他们孝敬了师傅两次,每次8万元供钱”,陈晓丽说,这钱给没给她也不知道,但账是算在她身上了。

“每次治疗都是那家美容院(××美)协调介绍的,我感觉好像中了邪一样,完全听美容院的‘专家’和‘大师’忽悠,现在想,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联系”,回想起整容经历,陈晓丽深感后悔,也愈发情绪低落,甚至产生了自杀的念头。

据其女儿称,陈晓丽去年被诊断为抑郁症,医生开了药,但没有进行详细的心理干预,陈晓丽吃了两个月药后私自停了药,认为自己没有心理问题,所有痛苦都是美容院害的。

做手术未必能

彻底清除后遗症

日前,专家诊断认为:患者脸上注射的不明物体引发了严重的后遗症,尤以眉间、眉弓、鼻子三处重,患者有重度抑郁障碍。

专家说,去年7月,她被安排在杭州清除过注射物。医院彩超显示,其脸部上额、鼻子等部位仍有不明注射物残留,但注射物究竟是什么需要手术后才能确定。

专家表示,多次注射,不可能一次手术能彻底清除,只能程度改善,患者目前焦虑抑郁的状态不适合马上手术。因为手术本身又是一次创伤,不能盲目修复,需要调整患者的心理预期,再手术方能身心健康。

何日辉认为,陈晓丽的抑郁障碍与整容失败及留下后遗症密切相关,与她的心态性格也有一定联系。鉴于现在情况,即使手术,无法一次性彻底解决其整容留下的后遗症问题,在手术的前后必须要对抑郁障碍进行综合性干预。

对此,专家们认为,患者修复手术前,首先要进行药物治疗,改善其睡眠,活跃其情绪。其次,进行心理干预,让其理解自己为何会被美容院操纵,根源在于她内心的创伤没有得到及时处理以及她争强好胜的性格,必要时结合深度放松下的认知治疗或催眠等方式对其进行创伤处理,并做好手术不会一次性解决问题的心理准备。在其情绪稳定后,再接受手术治疗,并继续接受包括药物治疗、心理治疗、家庭治疗和社会支持等在内的综合性干预,需要彻底治愈其抑郁障碍。

专家提醒

医疗美容前应先查询资质

在变美之前,要有自我保护意识。注意索要病历、手术记录、发票、产品的包装盒,医生的姓名电话等等。这些不仅可以加强与医生的联系沟通,及时反馈,更是保护自己的有力手段。

进行整形美容之前,一定要确定三件事:首先确认对方是不是法定的医疗机构;确定给你治疗的医生有没有资质,是不是具有美容主诊医生证等;了解使用的产品是否合法。


点击阅读原文,专家在线一对一免费咨询~

相关文章